陸東珩嗯了一聲,隨口問道:“剛到?”

許穗點點頭。

“去洗澡。”

許穗應了一聲,剛往浴室走了兩步,手機鈴聲響起來。

她這纔想起來忘記提前告訴房東她不能去了,連忙接起來。

一個簡短的電話結束,陸東珩道:“在找房子?”

許穗點頭,走近勾住陸東珩的手,仰起頭看他:“嗯,您幫我找一套合適的房子好不好?”

最起碼,陸東珩找得房子安全係數一定不錯,她不用擔心以後像今天一樣,打開門就看到周肅的臉。

他們的距離很近,近的陸東珩都能夠從許穗的眼中看到他的倒影。

“我讓張森去安排。”他說。

為自己的女人準備住所,也是情理之中。

許穗那雙大而黑白分明的眼睛中漾起了笑,她上前一步,將臉貼在他胸膛處蹭了蹭:“多謝陸先生。”

她的睫毛在陸東珩胸膛裸露出來的一小片肌膚上刮蹭了幾下,撩撥起一片癢意,直癢到了心裡。

他攬住許穗的腰肢,兩人貼在了一起。

陸東珩將她的長髮彆到耳後,微彎下腰,唇瓣從她的耳尖處輕輕劃過。

男人的氣息近在咫尺,許穗呼吸略急促了點,手將他胸前的衣服抓的起了皺。

就在陸東珩的唇想吻在她臉側的時候,許穗的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兩聲。

她剛下班就被張森接到了瀾庭一號,壓根來不及吃東西。

兩人之間的曖昧氣息頓時消散了大半,許穗捂住肚子,臉更紅了:“那個……”

“想吃什麼,我讓人給你準備。”陸東珩忍著小腹燥熱的火鬆開她,坐到沙發上。

他的衣襟有些淩亂,胸口處露出更多的肌膚,恰到好處的肌肉線條惹得許穗多看了兩眼,想起摸上去的絕佳手感。

“什麼都可以。”

給許穗準備的晚餐很快端上來,味道很不錯。

吃完後,她把碗筷收到廚房,回來時就聽到陸東珩在通電話。

從聽到的隻言片語來判斷,應是陸東珩的朋友週末約他去參加宴會,他也答應了。

許穗並未放在心上,陸東珩用眼神示意她過去。

掛斷電話的同時,放在她腰後的手稍稍用力,她便倒入他懷中。

接下來的一切都順理成章,許穗抓住陸東珩的胳膊,任他為所欲為。

第二天許穗醒的有點早,外麵天剛矇矇亮,陸東珩還在她身邊睡著。

她翻了個身,看著陸東珩的方向。

在昏暗中,許穗用目光勾勒著他極為優越的麵部輪廓。

說起來,他們見麵的次數並不多。

這幾次見麵,也都隻是為了男女之間的那檔子事。

他們對彼此的身體越來越熟悉,但在其他事上,或許還不如普通朋友那般瞭解。

想來也是,他們的關係,實是用不著多瞭解對方。

許穗閉上眼,眼中情緒也被遮蓋住了。

……

張森的能力毋庸置疑,他找的房子許穗很滿意,離公司和博愛醫院都很近,這樣她去哪邊都很方便。

許穗看了一圈公寓,並決定馬上就搬進來。

見許穗如此心急,張森麵上冇有表露分毫異樣,隻說要幫忙一起搬。

她的東西不多,再加上不想讓張森多等,所以不到一個小時就收好了行李。

她提著行李箱出去的時候,不知何時回來的孟可正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玩著手機,很是安靜。

許穗目不斜視的走出去,冇有看到孟可嘴角那一抹意味深長的笑。

等著吧,許穗和她的姦夫多半會在公寓樓下遇到周肅,馬上就有好戲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