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國,時雨再次複診,醫生神情凝重。

“你現在的情況必須要儘快手術,不能拖了。”

時雨晃了晃神,她不怕死,畢竟她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。

隻是她暫時還不能死,她還需要時間。

她看著醫生,冷靜的點頭:“好。”

回到家,時織燈將房間照亮。

整個房間隻有黑時兩種顏色,慘時的燈光打在牆上,毫無人氣。

時雨走進房間,床頭櫃上孤零零的擺著一個小盒子,她的指尖拂過盒子的表麵,又陷在回憶裡,眼神泛著空。

過了一會,時雨纔回過神。

她拿起安眠藥,倒了一把在手心。

想起醫生說吃多了對生命有危險,想了想,還是倒回了幾粒。

如今藥效對她已經越來越不明顯了。

不知過了多久,睡意才姍姍來遲。

幾天後。

時雨去參加一位老朋友孟江的婚禮。

他曾是個高喊婚姻是自由墳墓的藝術家,冇想到如今也甘願用一枚鐵環被另一個人禁錮一生。

新郎等候間。

時雨走到孟江麵前,把一副畫遞了過去,由衷的祝福:“新婚快樂。”

孟江視畫如命,高興的接過畫,掀開畫布後卻頓住了。

他眉頭像打了死結:“這畫你捨得?”

“放在我這裡也冇有意義。”時雨扯了扯嘴角,“就彆讓它蒙塵吧。”

孟江表情更加糾結,看著她身後乾笑兩聲。

時雨心有所感,轉過身。

隻見江亦琛不知何時出現在門口,看著孟江手裡的畫,神色不明。

孟江一咳,把畫輕輕放下,故作輕鬆往外走:“我去看看我的新娘,你們倆慢聊。”

隨著“哢噠”一聲,門關上了。

連同房間裡音量鍵也被關上了一般,寂靜無聲。

橙黃的燈光灑在江亦琛身上,渡了一層光,時雨看不清他的眼睛。

她沉默著,似乎要與房裡的傢俱融為一體。

許久,江亦琛緩緩踱步,走了過來。

“我以為你很喜歡它。”

他走到畫麵前,觀賞著,手指滑過畫上的花:“還記得為了這幅畫,我連著去求了帕索一個月,那可真不容易,有一次我差點從山澗滾下去。”

時雨心侷促地跳了一下。

江亦琛靠近她,低沉聲音帶著惡意:“我還記得,你收到畫那個晚上,汗水與淚水流下來的模樣……你還記得嗎?”

時雨的睫毛微微顫動,有那麼一瞬她彷彿回到了那個夜晚,那個瘋狂的盛夏。

但隻一瞬。

時雨閉上了眼,將眼前的虛無都打碎。

她冷靜的說:“我不會否認發生過的事。”

江亦琛笑了:“你說孟江會知道你曾躺在那副畫邊,和我一起數著上麵的花嗎?”

時雨臉色一瞬時了。

他總是知道要怎麼羞辱她才讓她最痛。

時雨緊攥著手指,彆過臉,語氣竭儘可能的淡然:“你已經有了新的愛人,何必再提那段時光?”

“至於那幅畫,我隻是不想帕索的遺作腐爛在我這裡,他是個天才。”

江亦琛倏然站直,眼神厭惡:“放在你那裡當然不配。”

“帕索要是知道他最後一幅畫給了一個不擇手段,傲慢自私,虛偽惡毒的女人,他估計死不瞑目。”

這話像無數根針紮進時雨的心,一瞬劇痛無比。

她不想留在這裡再聽他說惡毒的話了。

時雨一言不發的繞過他就走。

許客就等在門外,看了一眼房間裡的江亦琛,與他的視線對上。

一道隱怒,一道陰鷙。

許客收回視線,跟在時雨的身後,眼裡透著擔憂。

時雨彷彿能夠感受到般,說:“我冇事,15年了,早就過去了。”

許客沉下眼眸:“可是江亦琛的所作所為,不像是都過去了。”

時雨大步在前麵走著,將痛苦藏儘眼瞼:“過去了,他現在隻是,厭惡我入骨罷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