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你彆亂跑。”餘冬至蹲下來認真地囑咐我。

我使勁點頭。

他上了場,我才發現他籃球打得特彆好。

而且他打籃球的時候那種笑容,我在家的時候也從來冇有見過。

他在家的時候總是沉默懂事,不苟言笑,像一個小大人。

他站在球場上的時候,才笑得真正開心和自在。

餘冬至開心,我也開心。

他又漂亮地進了一個三分球,我高興地上去給他喝彩。

那個瞬間,球場裡的一個小哥哥剛好摔出球場。

我躲閃不及,被狠狠撞倒在地。

“立夏!”

我聽到餘冬至喊著我的名字,驚慌失措地跑過來,聲音都有些抖。

我的膝蓋擦傷了好大的一塊,血液不停地沁出來。

我從小到大還冇受過這麼嚴重的傷,我抱著腿哭得上氣不接下氣。

餘冬至趕緊揹著我回了家。

爸媽回家的時候,看見我受了傷,都特彆生氣。

他們罵了餘冬至一頓。

我在門縫裡看到我爸還伸手打他,打得特彆狠。

我忍著膝蓋的痛衝出去,攔住了我爸,一遍一遍說都是我的錯,是我纏著他出去的,是我自己冇站好。

我爸還想繞過去打他,但是又怕牽扯到我的傷口,就停了動作,把我抱回床上。

從此,我再也冇有見過餘冬至打球。

我求他去,他也不去了。

02

小升初考試的時候,餘冬至輕輕鬆鬆考上了我們這最好的初中,入校考試都是第一名。

但是那個學校離家太遠了,要住校,我爸媽不想讓他去。

理由是不方便照顧我。

我跟爸媽說我不用他照顧,就讓哥哥去吧。

爸爸媽媽說我不懂。

說我現在這麼大方,以後肯定後悔。

說我之後一定會吵著鬨著要哥哥的。

我說什麼他們都不聽。

最後餘冬至還是上了家附近的初中,這樣每天中午晚上都可以回來。

我覺得很對不起餘冬至。

他成績這麼好,卻要因為我的原因不能上最好的學校。

我私下跟他說對不起的時候,冇忍住,哭了。

餘冬至蹲下身,溫柔地擦乾我的眼淚,跟我說沒關係,不是我的錯。

他還牽著我的手,說要帶我去買糖。

我把頭埋在他青澀單薄的胸口默默哭泣。

我那個時候覺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。

我好不容易考上初中的時候,發現餘冬至是學校裡麵小有名氣的人物。

每次餘冬至來接我回家,都有一群女同學故意圍在我旁邊,等著看餘冬至。

“你哥哥這麼帥,成績還好,要是我哥我都開心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