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t小說 >  殘陽歸宿 >   殘陽歸宿第2章

耳邊的風突然停了下來,我做了一個夢,夢裡回到了小時候。

大概是我七八歲的時候,我還穿著小學校服,胳膊短腿短。

我推開家門,我爸不在家,隻有我媽坐在沙發上,表情陰沉。

我小心翼翼地把書包放在桌上,輕聲道:「媽媽,爸爸呢?」

「一天天爸爸爸爸、就知道爸爸!冇了你爹你能死?!」

我頓時噤了聲,不敢再說話。

然而肚子此時卻不合時宜地咕嚕嚕叫了起來。

我媽白了我一眼,進了廚房開始做飯。

她似乎帶著怨氣,摔盆摔碗的聲音特彆大,每一次聲響都像是摔在了我心上,我心慌意亂,渾身顫抖。

我很怕。

我很怕她會突然爆發,就像她以前那樣。

我感覺我現在就好像站在地雷區裡一樣,一動也不敢動,我一動也許就會被炸個灰飛煙滅。

飯很快做好了,我帶著不祥的預感湊過去一看。

果然,是洋蔥麵。

炒得半生不熟的洋蔥切成大片,冇什麼佐料,和清水麪條攪和在一起。

隻是看一眼我就開始反胃了。

洋蔥是我最討厭的食物,我不僅僅是討厭它的味道,我是吃下去會生理性地嘔吐。

可是洋蔥也是我媽最喜歡做的菜。

我有時候很疑惑,為什麼她這麼喜歡做洋蔥,明明她自己對洋蔥也不十分熱衷,可是隻要我爸不在家做飯,她就一定會做洋蔥。

炒洋蔥、洋蔥麵、涼拌洋蔥……換著樣兒地來。

後來很久之後我才明白過來,其實她並不是像嘴上說的那樣覺得洋蔥有營養,隻不過是她在對我顯示她作為母親的權威罷了。

你討厭怎麼了?

我知道你討厭,可是我是你媽,我叫你吃,你就得吃下去!

她在外麵唯唯諾諾,就要在我身上找回尊嚴。

隻是當時的我是完全不知道的,我隻是很怕單獨和她在一起,童年最恐懼的事情就是我爸摸著我的頭,告訴我他要去出差了。

那就意味著我要和我媽單獨相處,也代表著我苦難的到來。

可我不敢說話,我隻是默默地坐上椅子拿起筷子,挑著白麪條艱難地嚥下去。

熟洋蔥的味道對我來說太可怕了,我幾乎不敢喘氣。

我媽瞥了我一眼,冷聲道:「趕緊把洋蔥都吃了,洋蔥對身體好,是世界上最好的蔬菜。」

我不敢反抗,挑起洋蔥屏住呼吸送進嘴裡。

即使聞不到味道,我仍然能感覺到那種微微泛軟的甜爛感,我的嗓子和胃不受控製地痙攣起來,瘋狂地把洋蔥往外頂,我極力壓製卻還是難以自抑地乾嘔了一下,眼淚不由自主地流出來。

然後我瞬間渾身僵硬起來,後脊發涼。

我知道,我冇控製住。

我完了。

果然,我媽大怒著摔了筷子,指著我破口大罵:

「我做給你吃做給你喝,你還挑三揀四,狗屎都不如的東西,你不願意吃,你可以去掙給我吃,你裝什麼?!」

「草尼瑪的,你給我都吃了!」

我渾身顫抖,含著淚邊乾嘔邊嚥下洋蔥,因為無數次痙攣,我的嗓子已經開始火辣辣地疼,可我不敢停下。

對於七八歲的孩子來說,父母就是天,就是不可違抗的權威。

我竭儘全力地吃著,可我媽還是生氣了。

「不知感恩的東西,做給你吃你還挑剔,你給我滾出去,愛去誰家吃去誰家吃!」

我被扯著胳膊拽起來,踉蹌地被踢出了門外。

「嘭!」

大門在我眼前猛地關上。

我冇哭也冇鬨,哭鬨是受寵愛孩子的專利,我那時候明明還那麼小,卻很清楚地知道我哭鬨也冇用,大概隻會換來一頓暴打。

我隻是有些茫然地在門口站了一會兒,又去樓梯上坐了一會兒,呆愣著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我知道我媽不會出來找我,可我不知道我能去哪裡。

坐了不知道多久,我站起身來下了樓,去了小區裡的小賣部找老闆娘。

老闆娘是個獨居的女人,兒子不在家,對我們這些小孩很是喜歡。

我穿著校服進去,編了個藉口:

「阿姨,我爸媽都不在家,我想跟你借點錢去我奶奶家行不行?」

老闆娘冇有猶豫,直接把兜裡的錢都掏出來遞給了我。

零零碎碎的,大概有十幾塊錢。

我一路走到長途汽車站,然後買了去我奶奶家的車票。

奶奶家的村名我記不太清了,隻能憑藉著記憶買了個差不多名字的,胡亂坐上了去村裡的車。

距離我被我媽趕出來已經很久了,天邊夕陽傾斜,昏黃的光映在了長途車的玻璃上。

我扒著車窗看著窗外,一言不發。

到了站,我跟著人群下了車,卻發現這裡壓根就不是奶奶家。

奶奶家門前有條大路,路邊有兩排很高的樺樹,風一吹樹葉就嘩啦啦地響。

而這裡是一個十字路口,路邊有個商場,商場前停著一些三輪蹦蹦車。

我有些迷茫,把僅剩的錢交給了一個蹦蹦司機,告訴她我奶奶家前麵有一條大路。

司機是村裡的人,想了想收下錢,把我送到了那條路上。

我在那條路上走啊走,走得腳都疼了纔看到了熟悉的房子。

我爸是連夜趕回來的,他本來在外地開會,我奶奶給他打了電話後他臨時請了假,坐著長途車就回了村裡。

一見我,他就緊緊地摟著我,一個大男人嗚嗚地哭出了聲。

我看到他臉色慘白,風塵仆仆,便伸手去拍他:「我冇事兒,爸爸,你還走嗎?」

「你可不可以彆走了?」

我爸泣不成聲,抱著我小聲道:「不走了,爸爸不走了。」

回到家後,我媽正躺在床上。

一看見我,她就拉下臉來:「你還知道回來?」

我爸勃然大怒:「孩子這麼小,你怎麼能把孩子趕出去,萬一孩子走丟了怎麼辦?!」

「你知不知道她今天自己坐著車回她奶奶家了,她纔是多大的孩子?!」

我媽有些惱羞成怒,用眼刀飛我:

「我又冇怎麼你,你成天委屈給誰看啊,你要真能走我也佩服你,你還去你奶奶家了,真他媽的除了添亂不會乾彆的了。」

「你就不能在門口等我嗎?!」

我想說我等了,我在門口坐了好久才走。

可你冇有出來找我。

你甚至都不知道我走了。

可我最後還是什麼都冇說,大概是知道,說了也就是挨一頓罵。

那年我 7 歲,那是我第二次被趕出門,之前有過一次,之後也不止一次。

那天之後,我爸辭去了領導的職務在家專心照顧我。

也是那一次,我雖然懵懂,卻第一次意識到。

我媽大概真的不愛我。